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李鴻武:有溫度的出行世界才是豐田汽車的夢想

2018-08-14 09:31
吳聲汽車
關注

盡管利潤已持續多年都是汽車行業的第一名,但豐田汽車仍不斷提出“再出發、再創業”的“緊迫感”和“憂患意識”。或許,這也是“豐田汽車創業期試制工廠”這座‘精神圖騰’存在的意義。

80多年前,當豐田汽車的創始人豐田喜一郎在日本愛知縣刈谷市工廠的一隅研發出第一輛汽車的時候,應該沒有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小作坊竟然成為龐大汽車帝國的發源地。

2018年7月,我隨豐田汽車再次來到日本。這也是李克強總理訪日參觀豐田汽車先進技術后第一批中國媒體到訪。第一天的安排就是參觀豐田汽車造車原點——“豐田汽車創業期試制工廠”。在今天看來,這些已經不再使用的廠房對于一家追求高效率現代化的車企來說并無用處,也沒有任何工業化價值可供借鑒,但是豐田汽車仍然對其加以精心保存并定期修繕。

盡管利潤已持續多年都是汽車行業的第一名,但豐田汽車仍不斷提出“再出發、再創業”的“緊迫感”和“憂患意識”。或許,這也是“豐田汽車創業期試制工廠”這座‘精神圖騰’存在的意義。

財富之外的初衷,造車不是最終目的

最近三年來,汽車業日益被新技術、新商業模式打破原有的邊界,科技公司與汽車公司之間的交鋒和競爭開始變得頻繁、激烈。

年初,當豐田章男在CES電子消費展上,首次提出豐田將從一家汽車公司轉型成為移動出行公司時,媒體一片嘩然:要做移動出行巨頭?豐田在密謀著什么?還要好好造車嗎?穩健嚴謹的豐田此舉確實“驚嚇”到不少人。

豐田認為,在科技浪潮席卷下,電動化、共享、智能互聯、自動駕駛等諸多概念開始得到廣泛認同,無差別、同質化的汽車產品已經不能滿足人們對出行的需求,一個全面的出行生態圈才是解決一切出行問題的關鍵。

言行合一。豐田這種理念,已被運用到了具體研發。豐田新推出的可自動駕駛的電動汽車e-Palette Concept,該車的長度可變,你可以把它當作普通的通勤車,當作餐飲店的送餐車,當作醫院的救護車,也就是說這輛車一天內可以變換多種身份,作為一個全方位服務社會的移動平臺,突破了種種行業壁壘,完美符合共享、環保、智能化的理念。在出行領域,如此“跨界”的玩法讓人連連稱奇。

豐田汽車常務董事、車聯網公司副本部長山本圭司表示,e-Palette是利用電動化、車聯網和自動駕駛技術的社會共享移動平臺。與傳統汽車產品相比,e-Palette將實現開發技術共享、用戶需求共生、合作伙伴共建。

不僅如此,據山本圭司介紹,在技術上,豐田將開放控制接口,供應商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開發并添加組件,目前e-Palette的合作伙伴包括滴滴、亞馬遜、必勝客、UBER等。這就意味著豐田汽車將以更開放包容的態度面對未來出行,這對于供應商和合作伙伴來說也無疑是個利好。

毫無疑問,e-Palette生態的藍圖高于當下任何自動駕駛聯盟的理念。但不可否認,作為生態主導者的豐田,如何協調與打車平臺、自動駕駛組件研發公司、汽車制造商、電商、餐飲等大移動范疇下的產業鏈合作伙伴的研發布局、利益劃分,是一個足夠繁雜艱巨的挑戰。

固化轉型“支點”,讓自動駕駛助力出行世界

此前,不少人認為,豐田雖是汽車行業的領頭羊,但在自動駕駛方面的卻不是那么上心,畢竟“大象舞蹈”的挑戰不是那么容易并且輕松的。

與大多數消費者的認知相反,豐田在自動駕駛領域有著非常長遠的布局和思考。早在2016年初,路透社知識產權和科學部門就發布報告稱,豐田旗下的自動駕駛專利高達1400項,這個數字是排名第二的車企的兩倍。而業界公認的技術水平最領先的谷歌Waymo,在該專利排行榜上位列第26位。

不僅如此,豐田在安全技術以及人工智能、通信、大數據等先進技術領域不斷切實推進研發。與主流無人自動駕駛概念和暢想不同的是,豐田構想的自動駕駛不是替代人,而是以人車互聯為目標,有時互相守護,有時互相幫忙,構建心靈相通的伙伴關系,重視與駕駛員協調,讓駕駛員能夠隨時感受駕駛樂趣。同時,豐田堅持公共出行服務和自有車同時開發,分階段推進,進而逐步實現自動駕駛。

責任與擔當,零排放之路上的堅守

除了在移動互聯、自動駕駛等新興領域投入,在能源創新方面,豐田一直有著鮮明的戰略及實施路徑——大力推進氫燃料電池車的發展。

豐田氫燃料電池車MIRAI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豐田對于氫燃料電池車的探索從未中斷。2002年,豐田開始在日本、美國限量發售氫燃料電池車“豐田FCH”;2008年針對特定用戶銷售的“Toyota FCHV-adv”,把一次加氫后的最大行駛里程從以往的330km提高到了830km,并且能在零下30度的低溫地帶啟動行駛;2014年12月15日在日本正式發售第一款量產的氫燃料電池車是“MIRAI”。 截止6月末,MIRAI在日美歐的累積銷量達約6300臺。

隨著豐田汽車技術越發成熟,制約氫燃料電池車普及的兩大因素成本和加氫站上豐田也做了很多的優化。在降本方面,豐田基于20余年的技術積累,逐漸實現成本控制和攻克技術壁壘。比如,針對氫燃料電池反應堆中的催化劑,必須是貴金屬——鉑(沒有替代材料),對氫的純度要求極高(99.99%),空氣中的CO、SO2一旦與其接觸會大大降低催化效果。豐田對其進行了電鍍處理,降低了90%的鉑使用量,使得成本得到大大降低。

氫燃料電池叉車的加氫過程

位于豐田元町工廠的加氫站,工作人員示范了氫燃料電池叉車的加氫過程,之前大家都了解,豐田氫燃料汽車MIRAI加氫飽和量是5公斤,整體加氫過程大約3分鐘。和傳統燃油車相同,加氫之前需要熄火,不同的是這款汽車設置了熄火后才可打開加氫接口的裝置。加氫接口連接正常后,需要在加氫設備上輸入車輛型號等相關信息,如果普通市民,可以直接在設備上刷信用卡,信息將自動顯示。在整個加氫過程中發現,除了一些細節上的調整外,整體與目前的傳統燃油車加油過程并沒有實質區別。

目前,已經有20臺豐田氫燃料叉車在元町工廠運行,和普通氫燃料汽車不同,由于在封閉車間運行,因此,豐田為氫燃料叉車排水特別加裝了回收裝置。

助力奧運殘奧會,豐田的出行世界夢里有溫度

布局新出行、探索新能源、推進新技術,豐田汽車在由傳統汽車制造商向移動出行解決方案提供商轉型過程中,一直在超越自己固有的邊界與極限,并一步步循序漸進將夢想與愿望變為現實——讓每一個人都實現“移動的自由”。

在豐田汽車的理念里,“移動”不能成為人們自我挑戰的障礙,而要為實現夢想提供無限可能。“讓所有人能夠自由順暢的出行,這包括健康的人,也包括身體不方便的人士。”豐田汽車常務山岡正博表示,提供更好的產品,讓身體不方便的人和正常人共同享有出行自由,是豐田贊助殘奧會的基本想法。

在豐田的奧運贊助規劃中,囊括了2020年東京奧運會、殘奧會、2022年北京冬奧會,直至2024年巴黎奧運會,8年時間內總投入金額在8.35億美元左右,無論年限之長還是投入金額之高均是史無前例。

借助奧運平臺,豐田將于2020年把e-Palette概念車用作東京奧運會及殘奧會期間的移動工具,為參賽運動員服務;2022年,豐田也將這款車作為北京冬奧會、殘奧會期間的的服務車輛,并在冬奧會之后將其真正實現市場化投放。

當然,有不少人希望豐田汽車能盡快將e-Palette引入中國,畢竟,冬奧會、殘奧會要在四年之后才舉行。隨著越來越多的科技巨頭入局汽車領域,自動駕駛的競爭將越來越激烈。如果在正式投放使用之前,能在中國這個復雜多元的市場提前試運營,對其真正實現轉型重要性不言而喻。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电竞投注竞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