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一代神車夏利隕滅:一次錯付終身式并購引發的“血案”

2020-04-14 10:05
汽車大事記
關注

各種公開信息顯示,博郡沒錢,而且資不抵債,一汽集團為了一己之私,仍執意將一汽夏利甩鍋給博郡,導致一代神車夏利加速消亡,而原本該收回來的18個億,如今只到賬1400萬。夏利已隕,博郡自危,所謂的天津博郡,就是個笑話。

“生產資質需要至少十個億,加上8個億的負債,國有資產至少流失18個億。”

剛剛更名為天津博郡汽車有限公司不久的天津一汽夏利,就被自己的員工舉報混改過程中違紀違法。

矛頭指向了一汽集團和博郡汽車。

作為一汽夏利的接盤俠,早在2019年5月,博郡汽車就因為拖欠員工工資而上了頭條。

各種公開信息都顯示博郡沒錢,而且資不抵債,然而,一汽集團為了一己之私,仍執意將一汽夏利甩鍋給博郡,導致一代神車夏利加速消亡,而原本該收回來的18個億,如今只到賬1400萬。

夏利已隕,博郡自危,所謂的天津博郡,就是個笑話。

這場匪夷所思的鬧劇,最終將在何時,以什么樣的形式落幕?

一汽急于甩鍋 夏利錯付終身

夏利的消亡,是必然結局。

對于一汽集團來說,一汽夏利這個“抱養”來的孩子,是個不折不扣的包袱,不甩不快。

就在近日,一汽夏利剛剛發布2019年財報,上面顯示,去年公司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4.81億元,同比下降4068.32%。

因為2019年期末凈資產為負值,公司股票交易自4月10日起被深圳證券交易所實行退市風險警示,股票簡稱由“一汽夏利”變更為“*ST夏利”。

這個曾經連續18年獲得國民經濟型轎車銷量冠軍的一代神車,因為無法適應自主品牌高速發展時期的激烈競爭,不僅遭到雪藏,還深陷虧損泥潭無法自拔——2013年至2019年七年間,即使把自己最優質的資產(一汽豐田股權)賣得一干二凈,一汽夏利仍累計虧損53.67億元。

如此敗家的“崽”,而且還是抱養的(前身是天津汽車夏利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進入一汽體系),一汽集團怎么愛得起來?

讓一汽集團心急火燎甩開這個包袱的,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集團整體上市。

作為國有六大汽車集團中唯一未實現集團整體上市的汽車企業,早從2006年開始,一汽集團就有整體上市的計劃,但十幾年來從未得償夙愿,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一汽轎車和一汽夏利存在同業競爭。

在2017年新任董事長徐留平空降一汽后,一汽集團自主板塊業務開始了重組的過程。

其中,一汽轎車剝離一汽奔騰,置換一汽解放,主營業務從乘用車變為商用車,再由集團直接管理乘用車的兩個品牌(紅旗、奔騰);而非親生的一汽夏利則直接被擺上柜臺販賣。如此一來,同業競爭問題就完美地解決了。

然而,在業界看來,一汽夏利就是個燙手山芋,誰也不敢接盤。

為了盡快甩掉包袱,一汽集團僅用1元賣掉了一汽夏利的子公司華利,又將一汽夏利的生產資質轉給了博郡,上市公司的“殼”則賣給了鐵物股份,自此,一汽夏利與一汽集團再無瓜葛。

為了集團整體上市大計,徐留平拼了。

只是,淪為犧牲品的一汽夏利卻因此錯付終身。

夏利的消亡是誰導演的“陰謀”?

為什么說一汽夏利錯付終身?看看博郡的名聲和實力就知道了。

如果說蔚來、小鵬、威馬是造車新勢力中的一線品牌,理想、拜騰們是二線品牌,那么,博郡最多只能算三線。

這個成立于2016年的新能源汽車品牌,若非2019年4月的那個品牌之夜,就連業界都幾乎無人知曉。

在這個品牌之夜,博郡汽車董事長、CEO黃希鳴爆出不少“猛料”:“對標特斯拉”,“在蔚來都拿不到地的上海拿下了臨港地區600多畝制造基地”,這些信息點讓人們立刻記住了這個神秘的品牌,有政府后臺的傳言更是讓大家肅然起敬。

不過,剛過去一個月,博郡就因拖欠員工2018年年終獎被起訴,且至今尚未發放。

2020年1月,博郡還被曝拖欠供應商貨款。其供應商北斗星通發布的業績預告顯示,公司對博郡汽車應收賬款減值約617萬元。公告稱,由于博郡汽車資金鏈緊張,博郡汽車對公司的應收賬款從2019年7月便開始逾期,目前博郡整車整體項目均處于停工狀態,回款可能性很小,因此對其所欠應收賬款計提了減值準備。

2019年初拖欠員工年終獎,當年7月起拖欠供貨商貨款,從這些信息點可以發現,博郡早在2019年上半年,資金鏈就已吃緊。

一汽集團和博郡的合作,又是什么時候呢?

2019年4月29日公告雙方將共同出資組建合資公司;10月23日,合資公司成立;11月20日,合資公司取得了營業執照。

也就是說,在合資公司成立前,一汽集團應該對博郡的資金問題有所覺察,但還是選擇了一意孤行。

據內部人士透露,在合資之前,不少集團管理層就曾質疑博郡的資金問題,但博郡單方面宣布與中化國際旗下的銀鞍資本簽署投資合作協議、將融資25億元,給一汽方面吃了顆定心丸。

在合資重組這種重大事件面前,一家國有企業會因為聽信對方畫的“餅”而決定合作嗎?這顯然無法讓人信服,更關鍵的原因,恐怕是一汽集團方面需要對這項合作給出一個理由。

“博郡融資安排無法予以核實,在這種情況下,一汽方面仍堅持重組,且未審查博郡融資的任何合同。”此次舉報一汽違紀違法的員工(從夏利去往博郡)表示。

這種情況下,夏利的消亡,更像是一汽和博郡雙方的一場“陰謀”。

根據雙方協議,新成立的合資公司應在取得營業執照之日起30日內完成首期交付出資10億元,而截至目前,博郡方面僅繳付資金1400萬元。博郡需要替一汽夏利償還的8億元債務也分文未付。

接下一汽夏利生產資質和廠房設備的天津博郡,根本沒錢運作。

2020年本該是博郡交付量產車的重要一年,但量產車還沒見到影子,其市場營銷和銷售副總裁陳曦就跳槽去了奇瑞。

沒錢、沒技術、沒知名度、沒盈利能力的博郡,接下來如何維持新合資公司的運營?資本界基本無望,如果其背后的地方政府股東不出手相助,或許就只剩賣身一條路了。

可惜一代神車夏利,最終毀于三線新勢力之手。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电竞投注竞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