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特朗普喊話美國車企:放下方向盤,開造呼吸機

2020-04-17 11:46
億歐網
關注

“快速!讓我們看看你們有多厲害!”不久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中喊話美國車企生產呼吸機。

截止北京時間4月16日14時,海外新冠肺炎累計確診人數已經接近200萬人,僅美國一地就達近64萬人,最嚴重的紐約則超過21萬人感染,萬人死亡。盡管特朗普說:“最糟糕的時候已經過去。”但急劇增長的病患正大量渴求醫療資源。

與疫情之下中國車企紛紛轉產醫療物資相似,美國車企也開始了相應計劃。

“我們正嘗試利用汽車部件制造呼吸機。”4月6日,特斯拉車輛工程副總裁Lars Moravy在Youtube介紹“特斯拉牌呼吸機”時說到。

影片中,特斯拉主管Joe Mardall用白板展示了“V 6.3”版本呼吸機設計方案,他們甚至利用Model 3的娛樂系統來控制呼吸機氧氣的輸入壓力、整體流量和濕度,只為“不占用醫療行業供應鏈”。

特斯拉“一馬當先”轉產呼吸機的背后,是美國政府一次次揮動馬鞭。

特朗普喊話美國車企:放下方向盤,開造呼吸機

Ventec呼吸機/來源Ventec官網

隨著疫情進一步蔓延,呼吸機成為各國最重要的抗疫物資。世衛組織稱,每6個新冠肺炎患者便有一個重癥患者,只有依靠呼吸機,重癥患者才能避免呼吸系統和器官衰竭。

美國重癥醫學會估計,目前美國范圍內現存大約17萬臺呼吸機,在未來的疫情大流行期,或將有96萬左右的病患需要配備呼吸機。3月27日,特朗普動用了《國防生產法》。該法案授權總統可在緊急狀態時,要求私營企業生產國防物資。4月8日,通用汽車與美國政府根據這項法案達成近5億美元的呼吸機合作。

“不夸張地說,呼吸機決定著人們的生與死。”紐約州長科莫說道。

可一臺呼吸機需要上千個零部件,產能提速十分困難。3月22日,醫療系統廠商Philips在聲明中表示,公司已在雇傭更多的工人,增加生產線,實行二十四小時輪班制。即便如此,Philips只能將每周產量從1000臺提升至2000臺。

這對亟需呼吸機的上百萬個病人而言,杯水車薪。

二戰期間,車企曾“因戰制宜”建造坦克、飛機等軍事裝備,最出名的是福特為美軍生產八千駕“B-24解放者”重型轟炸機,出自奔馳之手的則是德國閃擊戰的主力軍“三號突擊炮”。

如今歷經百戰的車企們挺身而出。通用汽車、福特、特斯拉,勞斯萊斯、邁凱倫、捷豹路虎、本田、豐田、JCB紛紛轉產呼吸機。4月5日,福特稱未來100天內計劃生產5萬臺呼吸機。

車企的加入,為全球抗疫增添了一絲曙光。

特朗普喊話美國車企:放下方向盤,開造呼吸機

制表人/億歐汽車商業分析員 程天琦

01 “汽車” vs “呼吸機”?

車企看似與呼吸機風馬牛不相及,實則具有先天優勢。

一臺汽車的生產涉及2-3萬個零部件,經手100多個工業部門,是少數幾個可“降維打擊”呼吸機廠的制造商之一。

意大利最大的呼吸機制造商Siare Engineering CEO Gianluca Preziosa稱:“呼吸機制造和汽車工業都非常依賴電子和氣動技術。”

同時,車企具備無塵車間,與醫療設備的生產空間極為匹配,車廠很多生產線亦可“跨界”產出呼吸機所需的零部件。隨著各國封鎖措施升級,全球供應鏈進一步斷鏈,車企可將庫存中的零部件“物盡其用”,選擇可使用的零部件生產呼吸機。

福特便是其中一個“精打細算”的車企。它正利用F-150冷卻座椅的風扇和便攜式工具電池組,為呼吸機供電長達8個小時。大眾集團正在探索用3D打印技術生產呼吸機配件,其超過125臺的工業3D打印機可提供有效支撐。特斯拉生產的呼吸機充分利用了現有庫存,其大部分零件來自于Model 3空調零部件。

特朗普喊話美國車企:放下方向盤,開造呼吸機

Ventec呼吸機/來源Ventec官網

車企也許能閉門造“車”,但不能閉門造“呼吸機”。

車企正積極與醫療專業領域的企業展開合作。醫療設備制造商Ventec的一名員工稱,通用汽車的高層在3月中旬聯系到了他們,并表示“我們不知道是否能夠提供幫助,但可以先看看有什么我們可以做的。”隨后,通用團隊飛到了Ventec所在的西雅圖,上了一堂制造呼吸機的”速成課“。

疫情“黑天鵝”打開了車企的視野,使其探索了從未嘗試過的領域。通用汽車全球生產副總裁Gerald Johnson表示:“我們即將要交付拯救生命的設備,這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是第一次。”

學了經驗、拿了訂單的通用汽車,計劃4月中旬開始生產呼吸機,預計到夏季每月產能可達1萬臺。可首批6132臺呼吸機要在6月1日才能交付。

“疫情會在未來的14天內到達頂點,如果在這期間我們無法獲得呼吸機,那些轉產制造的呼吸機對我們來說沒有用處。“科莫曾在3月24日這樣說道。

”兩個病人共用一臺呼吸機“,無計可施的科莫不得不宣布這一項試驗性的措施。

特朗普喊話美國車企:放下方向盤,開造呼吸機

來源/pixabay

02 轉產之路漫漫

如今,全球新冠確診人數每日仍新增約八萬例,拐點尚未出現。

由于呼吸機的生產速度遠遠落后于疫情蔓延速度,關鍵設備短缺加深了疫情國家的焦慮。

各地隔離措施的出臺,意味著車企在人員調動上更加困難。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UAW)成員Hollis成了第一批轉產呼吸機的志愿者,投身在Kokomo的通用呼吸機生產線上,“我們第一次有機會可以為社會做出真正意義的貢獻”,Hollis接受采訪時語氣激動。由于Hollis等志愿者的呼吁,通用轉產的志愿者增加了一千多人。

盡管汽車制造車間與醫療設備制造車間有多個共通優勢,但要制造一個截然不同、且從未生產過的設備,車企仍需花時間改造生產線。

Hollis正學習如何將呼吸管和電纜裝配到呼吸機的底架上,她說:“這和制造汽車零部件截然不同,需要更多的工具和螺絲釘,工作量十分巨大。”

與制造口罩、消毒液等物資不同,呼吸機需要精準校準,一旦輸送氧氣的壓力太大,或者傳輸的氧氣過多,都可能造成如肺氧中毒等危及生命的后果。

特朗普喊話美國車企:放下方向盤,開造呼吸機

來源/pexels

由于疫情導致物流受阻,缺少關鍵零部件的制造商們無法提高產能。各國也在想辦法解決這一困境。4月2日,特朗普再次動用《國防生產法》,點名希望通用電氣、希爾羅姆、美敦力等七家醫療設備公司更順利地獲取生產呼吸機所需的原材料。

雖有國家法規的“綠色通道”,但開造呼吸機的車企也身在維谷,受疫情影響,銷量下跌,工廠停工,業績大幅下滑,又不得不耗費資金改造生產線。如通用和Ventec共同生產的呼吸機花費1.8萬美元,世面上工藝復雜的呼吸機則要5萬美元,卻仍被特朗普批評價格太高。

一邊承受著汽車業務的虧損,一邊自掏腰包生產呼吸機,雙向承壓的車企陷入了兩難之中。

目前,全球已有超過150家車企宣布停產。通用、豐田、PSA、戴姆勒都不得不通過獲得信貸的方式增強現金流。特斯拉與FCA以降薪、裁員等方式減輕現有壓力。

特朗普喊話美國車企:放下方向盤,開造呼吸機

制表人/億歐汽車商業分析員 樸正浩

03 何去何從?

疫情后,抗疫生產線何去何從,也是留給車企們的一大問題。

通用和美國政府的5億美元呼吸機合同維系到8月底,福特的呼吸機轉產計劃截止到暑假,為轉產呼吸機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的車企,勢必將為此承擔更多成本。

轉產呼吸機、口罩和消毒液來救援疫情背后,車企們步履維艱。

麥肯錫預計,2020年世界汽車銷量將下跌29%,其中中國銷量下降15%,美國和歐洲銷量下降18%-36%。除了全球銷量下滑,疫情勢必還會加速行業整合,傳統車企解體。

疫情給汽車行業帶來的疼痛不是咬咬牙便能過去,而是深入骨髓。其對全球車市的破壞性或許比2008年金融危機更為嚴重。

彼時,通用汽車申請破產保護,福特不得不出售20%的馬自達股權,并掛牌出售處于虧損狀態的沃爾沃,這才給了吉利可乘之機,將沃爾沃收入囊中。歐美汽車行業一片哀嚎。

美國政府為救市,花費了800億美元成立汽車行業特別工作組,援助通用、克萊斯勒和零部件企業。歐洲政府也出資幾十億歐元延長了汽車報廢獎勵措施,提振汽車消費。救助措施確實見效,2009年歐洲車市受政策刺激,銷量開始回暖。

特朗普喊話美國車企:放下方向盤,開造呼吸機

來源/pexels

政策刺激帶來的銷量增長會透支部分未來需求,導致“回暖”過后又會“回冷”。政府的介入也意味著車企的獨立決策力會被削弱。政府的補助只是“短效止痛藥”,而不是一劑“萬能神藥”。

疫情不是導致車企衰落的根源,而只是催化劑。

車企當務之急應該謀求“自救“,工廠雖然停工,但是技術創新,產品更新的腳步不應被按下暫停鍵。后疫情時代,當消費者恢復購買力,真正能吸引他們的只會是令人滿意的產品本身。

當生活恢復原本的平靜,疫情帶來的后遺癥將顯得愈加刺眼。

聲明: 本文系OFweek根據授權轉載自其它媒體或授權刊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我們。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电竞投注竞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