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安徽研發新冠疫苗,當病毒可能長期存在時我們如何與魔共舞

2月19日,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呼吸與危重癥醫學專家王辰在接受白巖松主持的《新聞1+1》中遠程受訪時,表示新冠病毒有長期存在的可能性。這個觀點一拋出就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那么新型冠狀病毒真的可能永遠不會消失嗎?如果這種假設成真,人們又將如何應對這種新的局面呢?

從SARS到新型冠狀病毒,可以看出這兩種同源的病毒在進化過程中朝著越來越低的毒性,越來越高的傳染性進化的趨勢。這是符合病毒進化的原則,如果一種病毒過快將宿主殺死,病毒自身也難以存活。而從SARS的防疫到新型冠狀病毒的防疫,中國人的防疫思路基本是一樣的,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用隔離和研制藥物的方式將病毒徹底扼殺。但從SARS到新型冠狀病毒的進化,這樣的措施所付出的代價也完全不成比例。十七年前,中國的人口流動跟今日不可同日而語,旅游業在內的服務業規模跟今日也不是一個數量級。當病毒變得越來越狡猾過后,中國要徹底消滅病毒所付出的代價也越來越大。這時候,作為社會的管理者,確實應該思考適時調整防疫的思路,考慮人類和病毒除了互相傷害,還能不能選擇共生。

專家說,我們應該做好準備。這句話聽起來很輕描淡寫,掩蓋了很多核心的問題。理論上,從病毒的進化和人類科技的進步來說,人類是可以和病毒共生的。但問題是,從對抗到共生的過程,我們又將付出多大的代價?

拿流感來說,今天的流感已經成為季節性疾病,每年都會造成數以萬計的人因為流感導致的各種并發癥而喪生,但人類依然多見不鮮,也有了非常成熟的防疫手段,總體上對人類的危害還不如車禍。但如果翻開人類和流感的防疫歷史,就會發現,人類發展到今天和流感和諧共生,是建立在上億人的尸體之上。在流感肆虐初期,西班牙流感就造成了兩千五百萬到四千萬人的死亡,占了當時全人類人口的接近2%。而當時這種疾病的致死率也就2.5%-5%之間,比起新型冠狀病毒好不了太多。

說到致死率的問題,很多人看到新冠肺炎致使率在湖北省不到3%,湖北省外更不到1%,于是便特別樂觀。這里需要給大家強調一下,致死率不能只看數據,還要評估數據之外所需要的醫療資源。比如,得了感冒,自己不吃藥不住院,靠自己就扛過去了,還有人靠自己沒扛過死了,得出一個致死率。和得了新冠肺炎,送到ICU病房每天上萬的醫療成本治療,最后有人痊愈有人病故,即使得出和前面相同的致死率,你能說這兩種病是一樣的危害嗎?如果后者在人群中擴散開,變成像流感一樣的感染數量,每年造成近億的感染。全國的醫療資源就那么多,到時候平攤到每個患者的醫療資源就非常少,那時候的致死率難道還是一個零頭的水平?

因此,對待病毒,我們當下的人千萬不要站在上帝的視角看,從人類和病毒進化的角度看,一切都不過是一個數學問題,但具體到個人,那就是生與死的問題。從整體數據上看,新冠確診病例80.9%是輕癥和中癥,死亡率很低。但剩下的近20%的重癥,死亡率就是49%。如果按照年齡段來看,80歲以上確診患者中的死亡率是14.8%。而中國恰好是一個老齡化越來越嚴重的國家,2017年,中國80歲及以上人口已達2600萬人。如果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與我們共存,至少在初期,我們可能付出多大的代價可以預想得到。

當然,現在的科學技術與一百年前人類抗擊西班牙流感相比已是天壤之別。我們可以通過越來越快的疫苗研制加快人類和病毒共生的進程,減少代價。之前,在世界衛生組織召開的在線論壇上,國外的疫苗研制團隊表示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最快18個月可以研制出來。而就在2月20日,安徽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在新聞發布會上又表示,安徽可能在6月前將疫苗申請投入臨床研究。這些動作和消息無疑也是給人們打氣,減少人們對病毒的恐懼,為與病毒共舞的持久戰做好準備。

聲明: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OFweek觀點。刊用本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翻譯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电竞投注竞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