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高值耗材政改三步走,多達五成的價格降幅最終流向了何方?

2020-05-28 11:35
動脈網
關注

2019年阿斯利康和國家醫保局進行帶量采購談判的視頻仍歷歷在目,不到半年時間,醫用耗材的政策紛至沓來,改革區的先行者們已進入深水區。

“有醫藥走在前面,醫用耗材的改革走得更快一些。”一位在耗材供應端從業多年的創業者告訴動脈網,“耗材政策的終極目標非常明確,而每一階段的目的卻有些模擬兩可,好比積木,功能各異的子模塊組裝在一起,卻拼成了全新的東西。”

政策關注耗材的原因大致可分為三個,其一,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2018年的市場規模超過了1700億,醫生每日用量巨大,需要保證質量的可靠性和價格的合理性;其二,這一領域的支出與醫保息息相關,要控醫保,就得控高值耗材;其三,由于耗材產業的高毛利,這里從業人員眾多,尤其是經銷商。2015年數據顯示,當年的藥械經銷商總人數達到280萬人,而同年的醫生數量才300萬人,過多的經銷商產生了抬高了藥械價格,卻未產生實際的價值。

而在耗材之中,占比62.50%、市場規模約1060億(2018年數據)的高值耗材則更是政策關注的焦點,這類耗材內容覆蓋更為廣泛,創新層出不窮,且常常與精密的手術相關,更需要嚴加監管。

那么,在改革的浪潮之中,整個高值耗材供應鏈都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其中參與者又該何去何從?為此,動脈網采訪到了多家耗材商、經銷商,嘗試對近年來各省市的高值耗材改革情況進行梳理,并找出這個市場的未來發展方向。

開幕:兩票制走向全國

2017年初,國務院醫改辦會同國家衛生計生委等8部門聯合下發的一紙通知,要求醫療機構率先推行藥品采購“兩票制”,表示要降低藥品虛高價格,減輕群眾用藥負擔。

這一政策在推出之時便飽受質疑,實際也如懷疑論者所想:通過高開、企院協同等手段,兩票制對藥企造成的收益損失能夠很輕易的被藥企和醫院所規避。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后續來看,這場政策之中,受影響最大的還是經銷商,尤其是全國級、沒有終端醫院聯系的經銷商,在這一政策的調整之中迅速出局。

高值耗材政策拓張路徑與醫藥相似,在看到醫藥的豐富成果之后,高值耗材的推進如秋風掃落葉般,這幫浪潮之中,人人自危。2020年未過半,已有諸多新政流出。

截止2019年10月,總共有25個省市實施了耗材“兩票制”。其中,內蒙古、遼寧、陜西、安徽、湖北、江西、貴州、廣東、福建、海南、青海、西藏12 個省份已全面執行耗材兩票制;黑龍江、河北、山西、河南、江蘇等 6 個省份在部分試點城市執行耗材兩票制;湖南、廣西、浙江、四川、甘肅、寧夏、山東等 7 個省份發布了相關文件;僅北京、上海、重慶、山東、吉林、新疆6個省市沒有執行兩票制。

image.png

image.png

部分地區兩票制執行情況

對于藥械流通企業而言,他們的收入一般來源于產品價差與生產企業返利,在兩票制之下,位于鏈條中間位置的經銷商既無法獲得產品價差,也享受不了企業的返利;但擁有醫院、醫生資源的經銷商則沒有收到過多影響,其變化僅僅是上游經銷商變成了藥械公司。

市場的重置意味著更多的機會。為了搶占更多資源,提高自身競爭力,末端的經銷商開始嘗試擴充自己的流通附加值。一家經手西南地區TAVR產品的四川經銷商告訴動脈網,他們正嘗試不斷優化配送網絡,降低物流成本,并培養一系列具有專業知識的銷售人才,幫助醫院中的醫生培訓相關產品,并承擔一些器械的維修工作。

這些經銷商的未雨綢繆不無道理,過去流通中的問題常被稀釋于冗長經銷鏈條之中,但兩票制對于鏈條的控制導致這些問題全部積壓在藥械和醫院的手里,在這種情況下,能夠為藥械和醫院解決更多問題的經銷商,便愈發存在活下去的可能。

總的來說,兩票制并沒有解決高值耗材的價格問題,也無法消除五花八門的推廣行為及賄賂行為,但毫無疑問,它肅清了經銷灰色地帶,使整個耗材經銷鏈條更加明晰。

1  2  3  4  下一頁>  
聲明: 本文系OFweek根據授權轉載自其它媒體或授權刊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我們。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电竞投注竞彩app